详细内容
 
  详细内容 首页 / 详细内容
 
这不是爸爸
发布时间:2019-6-18 阅读:6906次

  凌晨三点,介入室大门紧闭,门上几个大字“手术重地,非请勿入”,显得生冷绝情。空气凝固静止,门外站着一大一小两人。
  
女人似乎专心专意看着那几个大字,又似乎没看,她表情呆滞,整个人虚浮,涣散,仿佛只剩了躯壳。她因此也顾不得孩子,那个小小的,六七岁的孩子。孩子牵着妈妈衣襟,小手拽得很紧,大大的乌黑的眼睛含着茫然。她并不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她很乖,不动,也不说话,只是盯着门,门里有她的爸爸。
  
她大概是被从床上直接拖起来的,蓝色小睡衣外罩短上衣,仅扣了两粒纽扣,光脚穿了双粉色小拖鞋,头发乱乱披着。
  
若平时她肯定会哭闹了,爸爸妈妈的小公主,睡不够耍脾气,有人哄,有人疼。可她先是看到母亲凝重的脸,又被带到陌生环境,父亲躺在一个车子上,母亲没空管她,她只能自己紧跟着母亲,小拖鞋啪嗒啪嗒地追。她很迷茫,爸爸怎么了?妈妈怎么了?这个世界怎么了?
  
手术室门缓缓开启,母亲几乎是扑进去,衣襟自孩子手中抽离。孩子愣了愣,也追进去,一屋子奇怪的人影摇动,嗡嗡嗡的声音,母亲哭了,绝望、压抑。最亮的一盏灯下,父亲直挺挺躺在那里,眼睛合着,仿佛是睡了。
  
这不是爸爸,爸爸睡着了会打呼噜,她会去捏爸爸鼻子,拨爸爸眼皮,揪爸爸耳朵,把爸爸逗醒。这不是爸爸,爸爸到底去哪儿了?
  
“爸爸!爸爸!”孩子哭喊起来,空气被惊扰,急剧摇晃起来,颤抖,挤压,裂成一块块。人们的目光投过来,怜悯着,叹息着。母亲终于发现了孩子,蹲下,搂住她。
  
一阵乱乱的,后来车走了,人走了,走廊静了。然而空气仍在晃动,伤心着,一漾一漾,久久未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汤凯燕

  苏ICP备05033463号-2